解封了


解封了, 街上车来人往 ,尘土飞扬。

路边的小门店开门了,有人购物。

超市又能自由出入,只需检测体温,我却不敢进去了,许是习惯了隔离期的空明宁静,更容易产生“洁癖”觉察环境的污浊,不敢与人走近,仿佛一靠近,就有细菌病毒乘虚而入。




我不敢在围栏边经过,因为从那里的小巷口进去,死了一个26岁的女性,据说年前那人去黄州送礼了。以前每天打那儿过,现在走它的对面,尽量远离。




解封了,今天作出一个决定,放弃一些事情,放弃某些一直重视的事情,如经济,把精力主要用在卫生健康上面。
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