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折射人生】给自己理发

大约十年前,疯子就不到理发店理发了,说敌人总是丑化他,故意给他理不适合的发型,而且有一次理发师还弄伤了他,把他的头戳破了一点皮出了一点血。

虽然是小伤,但足以震撼他那敏感的神经:

——他认为,敌人可能叫人借机刺伤他的颈动脉,故意伤害或杀人却装做是过失,多么可怕,颈动脉一破,几分钟就会死亡!

——或者,敌人派人以某种方式刺激理发师,使其慌乱,而心无二用忙中出错,真的造成过失伤人,跟故意伤人的效果一致。

为了避免遇害,此后,疯子的头发总是长得很长后才剪,开头两年叫她剪,就用普通的剪子,最近七八年都是疯子自己剪。

他也怕她把他伤了,还经常说她被敌人精神控制了,所以她剪的时候,他总会不断地提示“注意哈,莫把我耳朵剪了”“莫把我颈戳了”“莫把我眼睛戳了”等等。

他还讲了一个故事给她听,或许是他自己编的,为了引起她的重视,让她信服,他总会编造一些合乎逻辑符合某种可能性的事反复强调他的观点。

他说:从前有个理发师带徒弟,叫徒弟刮南瓜皮练习,那徒弟每次刮完南瓜皮,就顺手把刀插在南瓜上,久而久之形成了条件反射动力定型,结果,第一次给师傅理发时,就不由自主重复了最后的动作,把师傅杀了。

他自己理发时,用两个镜子对照着剪,一个大长方形穿衣镜竖在阳台的地上,一个小镜子拿在手上,一会儿坐在地上,一会儿躺着,把头发剪得很短很短。



活的真累啊,一个小人物,不仅要像普通人一样生活,还要像大人物一样防范着世界上所有可能发生的事,有害的事,无穷无尽的,只要他想得到,他都想穷尽,他都要严防死守防患于未然却防不胜防,让人举步维艰寸步难行。

这次新冠解封多时了,武汉也解封了,他还未走出家门一步。